北大高材生当和尚有什么不好?
2010-11-07 11:22:16
  • 0
  • 8
  • 29
北大数学系毕业生、湖北籍男孩柳智宇放弃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全额奖学金,选择出家遁入空门。北大校长周其凤称,“北大的学生,如果你要出家,就争取做一个杰出的和尚,为构建和谐社会发挥你的作用。”国家宗教局局长王作安称北大毕业生出家是“正常的事情”。

对于北大毕业生,我们有太多的说不出的感情在里面。是偏爱,还是期望?总之,北大的学生就应该不同于常人,不同于一般。比如,别人可以卖肉,北在的毕业生一卖肉就成了新闻。比如别人可以当掏粪工,北大的毕业生一当掏粪工好象天就掉下来一样。为什么他人可以当和尚,北大的学生就不能出家呢?

曾记得河南著名歌星李娜出家时,我们也是一片惊呼。曾经给我们带来《青藏高原》的李娜怎么可以出家呢?已经离开我们的《红楼梦》中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,家拥亿万资产,最后也是选择遁入空门,然后平静地走完一生。事实上,除了这些明星以外,在如今庞大的和尚和尼姑队伍中,有才识的人太多太多了。一个北大毕业生放进去,就如大海之一粟,根本就激不起一点浪花。

为什么他们在别人钦羡的目光中,在大家都认为可以入世并大有作为的赞许中,反而激流勇退,离开喧闹的世界,静心修行呢?有很多人可能把帐要算到我们这个社会,或者我们的教育失败上来。其实,有多少人当和尚,有多少高级知识分子当和尚,并不能直接与社会产生因果关系。要说有的话,也只能说明这个社会越来越开明,越来越宽容。穷国家和尚不在小数,富国家和尚也不少。越是信仰自由,越是给很多人更多的选择。选择留在这个社会或者选择离开这个社会,都是正常的个人行为。

在高德大僧与社会俗人之间,我倒是更尊敬前者。他们不但没有给这个社会丢人,反而从另一个领域,另一个环境,给这个社会做出了更大的贡献。我听过李娜唱过的佛教歌曲,是那么平静悠扬,给我的感动和教化不比她所唱的《青藏高原》差。在她出家的这个区域里,她仍然是个很充实,很幸福,很能发挥作用的使者。

宗教是社会的一部分。不但可以安排很多人有事做,有饭吃,还起到别的工作不能起到的稳定社会和谐社会的作用。不反对一大批高素质人才进入到出家人的行列,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

不管是北大,还是别的大学,你培养出来的人,只要不祸害社会,就不能算是失败,更不能算是浪费。国家花这么多钱,培养出一个“和尚”,说起来好象不好接受,其实要是真能出个“唐僧”一样的人物,不比出一个普通的数学家低价多少。

出家不出家是他们自己心灵的需要和趋向。不能指望所有的人都只有一个信仰。只要他们的信仰不是反社会反人类的,就不要干涉。如果他的出家心已定,我们非得逼着他痛苦地留下来,反而会使他选择与社会为敌。信仰的多样化选择,可能对他的心灵修整更有好处。

北大校长希望他“做一个杰出的和尚”,这还是没有丢掉北大高尚论。为什么北大学生就是当和尚也要做到杰出呢?他只要对得起自己的心就行。首先要做一个平常的和尚,然后要做一个可以为社会做点善事的和尚就够了。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