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大家一面争名人,一面毁文物?
2010-08-27 17:13:1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新华网8月27日报道 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栏目8月16日播发《毁“古”求“利”何时休——千年文物古迹屡遭“破坏性开发”现象追踪》,披露了安徽泗县在没有得到省级文物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,为开发房地产,将该县文物保护单位释迦寺毁坏一事,引起国家文物局和安徽省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,要求限期整改,严查责任人。当地政府已决定对被毁文物实施“原址复建”。

这只是毁“古”求“利”的一个例子。近年来关于这方面的传闻不绝于耳。比较典型的还有:

——江苏镇江被曝强拆市区内的宋元粮仓开发房地产,经媒体曝光两天后镇江市政府决定叫停相关项目的建设。

——一座始建于东晋的千年古庙——鄂州城隍庙,面临拆迁,鄂州市民联名上书,要求有关部门依照《文物保护法》加以保护。

据史载,鄂州城隍庙为鄂州最早的儒学场所,由东晋征西将军庾亮创办,后在此基础上建城隍庙,清顺治、咸丰、光绪年间均有重建或维修,其占地面积1087平方米。

——"浙东第一古街"韩岭古街部分老宅遭遇拆迁。韩岭以“市”得名已达千载,历史上曾是甬城连接象山港的重要交通枢纽和水陆转运中心。王安石治鄞时(北宋庆历八年,公元1048年)重建湖界,那时韩岭村已形成逢五、逢十的定期集市,足见“韩岭市”在当时已颇有名气。有关专家认为,韩岭区别于其他江南水乡古镇最大的特点,是商品经济发展衍生而成的完整的传统商铺和手工作坊,形成富有特色的浙东商业社会体系。

这些还只是网上披露的一星点。在眼下大范围、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中,不知还有多少古建筑,古街道,古文化,古碑刻,古树木等被毁。无怪乎连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提起“旧城改造”也颇有微词。

文物古迹命运如此,风景名胜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请看下面一则评论:

“城市建设热潮中,一些历史文化名胜古迹有的倒在推土机下,有的则“减肥瘦身”,莫愁湖就是其中之一。记者调查发现,大量临湖而建的高档商品楼和豪宅将莫愁湖变成了富人们的“私家花园”,不断遭到填埋的湖区也越来越像“城市洗脚盆”。对此,南京市旅游园林局表示,现在旅游景点做到哪里,开发商跟到哪里,是在钻政府空子。(8月24日新华社报道)

莫愁湖的遭遇并非个案。据媒体此前报道,杭州西湖沿线大量景区被四十多家私人会所圈占独享,云南洱海的情人湖则一度被林立的别墅群所取代,南京中山陵地区修建了大量别墅和高尔夫球场,武汉东湖的房地产项目也在争议中上马。”

文物斗不过GDP。很多文物成了当地政府的烫手山药。“全国十大考古发现”之一、安徽六安王汉墓堪比著名的马王堆汉墓,备受海内外关注,高铁项目建设也为保护区文物“让道”。但时隔三年多,耗费4000万元绕道的高铁早已通车,而寄托各界厚望的六安王汉墓原址保护却停滞不前,成了“烂尾”工程(8月25日《新京报》)。

也就是说,即使有些文物被留了下来,但是今后保护的问题谁来负责呢?

所以不是“开发商钻政府的空子”,而是政府和开发商现在钻到一个裤子里去了。与其文物留着成一负担,还不如交给开发商把它拆掉,既去了包袱,又把土地利用了起来,变成了财政收入,这个账谁都会算。

“闲时争名人,忙来毁故里”。从江苏镇江宋元粮仓遗址,到安徽泗县近千年的释迦古寺,文物古迹在商业开发中被毁的事件今后还会上演。去年底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果显示,全国有超过3万处登记在册的文物消失。其中大部分为类似宋元粮仓和释迦古寺这样的不可移动文物。有关专家感慨:历经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保存下来的文物,最终却毁在经济发达的今天,发人深省。

这样就不难理解曹操墓的争来争去了。如果曹操墓是一座一般古建筑,我想没有这么多人感兴趣。因为它就是再有文物价值,不见得它有多大旅游价值。但是曹操墓不一样,它就是一假的,不是照样可以开发成“争议性”旅游吗?所以,我们不能一味批评安阳的过度热情,其实邯郸想的啥他们明白得很。“挺曹”也好,“倒曹”也罢,现在关于曹操墓的争议已经弄反了。当很多功利的东西掺杂进来的时候,这些吵吵还有多少值得“同情”的呢?

一方面争名人,一方面毁文物。明着看这是很矛盾的事,但是却都发生在一些政府身上。目的只有一个,看看哪些能带来经济效益。能带来的就争,那怕是“西门庆”“孙悟空”也在所不辞。不能带来的,就毁,那怕是千百年来的老古董,也不能留着。这就是当下某些官员的逻辑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